新辽足今转世

通过admin

新辽足今转世

中国足协5月23日宣布辽足俱乐部失去注册资格,这也就意味着这支拥有67年历史的球队正式宣告解散。在中国职业足球遭遇寒冬的困境下,培养出众多人才的昔日中国足球标志性球队的消失让人不禁感叹。尽管辽足解散了,但为了延续辽足血脉,辽宁省体育局今天下午将向辽宁沈阳城市足球俱乐部授予“新辽足”大旗。据悉,辽宁省和沈阳市体育部门的领导将出席授旗仪式,未来整合省市之力扶植辽宁沈阳城市队,扛起“新辽足”大旗。与其他俱乐部解散不同,辽足这支曾经成绩辉煌、人才辈出,为中国足球做出巨大贡献的球队的解散,在中国足坛引起巨大反响,甚至很多球迷一时间无法接受。辽足俱乐部解散了,但辽足的血脉不能断,这是很多人的想法。从去年开始,辽宁省体育局就已经为打造新辽足开始做好准备,老辽足只有解散,重新扶植一支新辽足才能够让辽足健康的延续。在去年12月的第六届辽宁省足球协会代表大会上,辽宁省体育局局长宋凯、足球名宿李应发、原辽足队长肇俊哲等人喊出了“新辽足”的口号。原辽足解散已成为历史,新辽足大旗将正式竖起。5月25日下午,辽宁省体育局将在沈阳市奥体中心授予辽宁沈阳城市队新辽足大旗,这支由原辽足快马庄毅投资,原辽足队长于明执教的中甲新军将继承辽足血脉。早在3月份传出辽足队员上诉中国足协,质疑辽足俱乐部在《2019工资奖金确认表》上伪造签名之后,辽足即将解散的消息便开始蔓延。作为辽宁省足球协会新任主席的庄毅随即表示,辽宁沈阳城市足球俱乐部将接收辽足的优秀队员和梯队,整合辽足和辽宁沈阳城市两家俱乐部优质资源,打造新辽足。包括门将穆芊宇、前卫宋琛等原辽足六名球员目前跟随辽宁沈阳城市队训练,这些球员也经过教练组的考察,他们下一步将会加盟辽宁沈阳城市队。与辽足一线队优秀球员很少的现状相比,辽宁沈阳城市俱乐部更为看中的是辽足的梯队资源。按照原计划,辽宁沈阳城市足球俱乐部认为即使辽足解散,该俱乐部的梯队球员不会成为自由身,已经做好了收购辽足梯队的打算。如今中国足协认定,辽足失去注册资格后,所有梯队球员都将成为自由身,这样辽宁沈阳城市足球俱乐部整合原辽足梯队的障碍已经没有。辽足梯队球员绝大多数都是辽宁人,辽宁沈阳城市足球俱乐部将这些小球员招入麾下可谓近水楼台先得月。辽宁足球之所以在中国足坛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就是因为几十年来这块土地上人才辈出,足球青训基础扎实,成材率很高。辽足梯队尽管因前些年忽视青训,存在人才严重断档的现象,不过经过近年的精心耕耘,15岁以下的小年龄段球员在全国很有竞争力,已经在辽宁省和内蒙古建立起了8个青训中心,组建9级梯队,小球员的训练非常系统,每年都会前往南方进行两个月的冬训。辽宁沈阳城市足球俱乐部的低年龄段梯队同样非常出色,尤其是U13以下梯队,最近两年连续获得全国少年比赛冠军。两支俱乐部梯队一旦整合成功,“新辽足”的后备力量将更上一层楼。从梯队现状来看,因为辽宁沈阳城市俱乐部2018年才开始逐步完善梯队建设,所以15岁以上梯队球员能力有限,而作为老牌球队的原辽足,在大年龄段梯队方面更有优势。两队梯队整合之后,辽宁沈阳城市队的大年龄段梯队实力有所保证,而小年龄段梯队则会形成强强联合,让新辽足的梯队小球员在全国保持一流水准,这也是新辽足崛起的希望所在。据了解,在新梯队的主教练选用方面,沈阳城市俱乐部将全部聘用外教,教练都来自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辽足给人印象最深的一支梯队就是李金羽、李铁、肇俊哲、张玉宁那批1999年险些夺得甲A联赛冠军、创造中国足坛凯泽斯劳滕神话的“辽小虎”,按照庄毅的设想,新辽足的梯队未来要源源不断地培养出一只只“新辽小虎”,实现辽沈足球的复兴。其实,即使在上周,辽足俱乐部的实际控制人宏运集团一直在和沈阳市有关方面进行沟通,希望之前许诺的扶植政策能够落实,这样宏运集团将会为球队补发工资,争取绝境逢生,让中国足协网开一面。即使不能获得2020赛季中甲参赛资格,但只要不被取消注册资格,俱乐部准备打好基础2021年达到准入基础后准备重返中国足坛。不过辽足最后的救赎没能成功,沈阳市方面没能落实最终的扶植政策,俱乐部只能接受被迫解散的命运。与天津天海俱乐部失去准入资格不同,巨额欠薪的辽足俱乐部此次失去的是注册资格。“准入”和“注册”可谓天壤之别,辽宁省足协负责人解释,“我们原来以为中国足协可能会取消的是辽足俱乐部准入资格,这样一旦解决欠薪问题,未来辽足依然能够参赛。哪怕一线队解散,辽足梯队得以保留,俱乐部起码还活着,还有重新崛起的本钱。不过中国足协特意向我们解释,取消注册资格,就是意味着辽足俱乐部的解散,辽宁宏运足球俱乐部彻底在中国足坛消失,未来不会再有参加中国足协所举办的任何比赛资格。如果说辽足俱乐部未来不想退出中国足坛,那么只有重新注册一家俱乐部,重新组队从最低级别联赛打起,而这支俱乐部与原来的辽足俱乐部在法律上将没有任何关系。”辽足失去注册资格后,俱乐部球员何去何从是外界很关心的问题。该足协负责人表示,在中国足协发出取消辽足等多家俱乐部的注册资格后,很多球员和梯队小球员的家长找到辽宁省足协,询问辽足被取消注册资格后球员是否能够自由转会。对此,该负责人说:“我们特意咨询了中国足协,既然辽足俱乐部被取消注册资格,那么所有与俱乐部签订协议的成年队员和梯队队员全部都变成自由身,而且原辽足俱乐部的球员加盟其他俱乐部不受内援引进名额限制。16岁以下的梯队球员,如果要与辽宁省外俱乐部签订培训协议,必须出具该球员在当地学校的就读证明才能够转到外省俱乐部,否则只能与辽宁省内俱乐部签署协议。”虽然拥有67年历史的辽足解散很多人接受不了,但其实这对于这支已经病入膏盲的俱乐部来说是一种解脱,欠税4个多亿,欠薪近亿元,还有巨额欠债,辽足俱乐部早已无力偿还。辽宁省足协负责人表示:“辽足解散也是无奈之举,现在是市场经济,中国足球已经职业化多年,俱乐部经营不善被迫解散是市场规律所致。辽足欠薪欠税是个死结,就算能够苟延残喘,这个俱乐部解散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如今解散,辽宁省将用有限的资源扶植其他球队,扛起新辽足大旗,这样辽足才能够凤凰涅槃。”拥有67年历史的辽足走到了尽头,这让许多原辽足队员非常难过,其中就包括正在随中国男足国家队集训的杨旭。这位国脚表示:“辽足对我来说,这种感情是很难去描述的,已经深深地刻在我的足球记忆和生活里,这些年辽足给我带来的太多太多,我把家也安在了沈阳。”杨旭说他之前抱有一丝幻想,希望辽足能够挺过去,但是当最终尘埃落定反而释然了。“在现在职业足球的体系下,这种方式也是必然的。职业足球俱乐部首先要有更多的资金,这个是不可避免。但更多的还是不舍,已经67年了,辽宁队也很有可能成为中国第一支百年足球俱乐部,挺遗憾的。”杨旭还清晰地记得自己第一次到辽足报到的那天,“2004年9月20日,当时辽足是在万林基地训练,我现在还有印象。这个地方特别不好找,当时也没有导航,第一堂训练课我还很紧张……这些年一路走过来,可以说没有辽足就没有我的今天,成就了我,也成就了一批人。虽然没有注册资格了,但是提起辽足,包括十连冠、辽小虎,也给了几代球迷很多回忆。”从2005赛季中超联赛第4轮辽足主场与上海申花的比赛中完成处子秀,以及2017赛季租借回归,杨旭在辽足效力接近10年,“在辽足效力这些年给我的感受更多是精神的传承,辽宁队也是中国足球版图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现在这部分版图掉了,还是挺可惜的。”得知辽足解散的消息后,原辽足后防悍将杨善平非常难过,从2005赛季开始到2016赛季,杨善平在辽足效力12个赛季。这位中卫昨天表示,“67年辽足是一代一代辽宁足球人的传承,这里留下了太多人的记忆。”杨善平说:“辽足有很深的底蕴,我们的教练、队员都是自己培养出来的,辽宁的足球氛围也是国内最好的。这些年辽足培养了太多人才,这是一个传承,包括马林指导那一批,肇俊哲肇哥那一批,以及我们这一批,都传承下来,这在其他俱乐部是感受不到的。取消了注册资格非常可惜,在辽足这些年给我包括很多人都留下了美好的回忆。在辽足这些年,包括老总、教练、队员和球迷都非常的包容,每一个辽足队员都是全心全力为了这支球队,而辽足这个平台也给了我们展示自己的机会,过程中也不怕你犯错。”

关于作者

admin administrator

发表评论